栏目导航

www.76577.com

藏宝图欲钱猜一肖“通俄门”调查落幕美国政治

更新时间: 2021-06-09

  “通俄门”调查持续了两年多时间,不仅毒化了美国政治气氛,加剧了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也在一定程度上恶化了特朗普的执政环境。促使特朗普对内以极端立场推行其移民、贸易政策,而在对外政策上,围绕“通俄门”展开的一系列调查与争斗,都加深了美国国内对俄罗斯的敌意,阻止了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的努力。

  经过长达22个月的调查,“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向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报告。美国、全世界和报告本身聚焦的不是俄罗斯是否“干预”了美国大选,而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配合了俄罗斯的“干预”行动,特朗普在政治反击的过程中是否妨碍了司法。穆勒没有起诉特朗普,但也没有为其脱罪,将问题留给了司法部和国会。特朗普和两党都在竭力榨取报告的“剩余价值”,以服务于自己的政治利益。随着时间推移,“通俄门”问题可能会逐渐淡去,但党争不会落幕。

  2016年美国大选结束后,关于俄罗斯是否通过黑客和其他手段“干预”大选,以及当选总统特朗普是否曾经和俄罗斯“串通”的调查迅速升级。对这两个不相干、但在美国国内看来又密切相关的问题,迄今美国人给出了两个答案。对待前者,答案是“yes”。美国政府,尤其是情报部门、国会经调查后认为,俄罗斯为帮助特朗普胜选、破坏美国民众对政治体系的信心,通过黑客攻击、购买网络媒体广告、盗用美国人身份扰乱舆情等手段,对美国发动“信息战”,干扰了大选。对于这个结论,除了特朗普在国内压力下勉强认可外,在两党和美国民众看来是定论。对待后者,美国内部明显分裂。共和党人说“no”,人内心说“yes”。在调查特朗普“通俄门”过程中,国会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司法委员会,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等全面介入;自由派媒体“调查记者”大显神通,大搞“舆论审判”;特别检察官穆勒更是掘地三尺,在19名律师和40名探员、情报分析专家、法务审计员的协助下,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发出了2800张传票和500个搜查令、质询了500多个证人,搅得周天寒彻。

  在调查过程中,特朗普竞选顾问、助手和一些“身边人”的“不当行为”被曝光,不法者或被起诉或蹲班房。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等人与俄罗斯女律师会面讨论希拉里的“黑材料”、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在未经注册情况下为乌克兰前政府游说、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多次试图安排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代表会晤、前国安事务助理弗林否认与俄罗斯大使讨论制裁问题等,均被媒体反复炒作,受到国会和特别检察官调查。最终,马纳福特因税务诈骗、银行欺诈、密谋反美和密谋妨碍司法被判90个月监禁,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因税务欺诈、向银行作虚假陈述及违反竞选财务规定获刑三年,弗林和帕帕多普洛斯均承认作伪证,而前政治竞选顾问罗杰·斯通则承认对国会说谎和妨碍调查。在反击调查的过程中,特朗普总统私下要求时任联邦调查局长科米“放过弗林”,并最终开除了科米;公开抨击前司法部长塞申斯“回避调查”,并多次攻击穆勒进行的是“猎巫行动”。

  尽管一些议员和媒体认定特朗普不仅与俄罗斯进行了“串通”,而且还妨碍了司法,但从政治和法律意义上说,穆勒的报告是最权威和最关键的。3月22日,穆勒向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长达400页的调查报告,巴尔在两天后公布了一份报告摘要。巴尔在这份摘要中称,调查证实俄罗斯政府“干预”了美国选举,但“没有确认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政府密谋或协调其干涉选举的活动”。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问题,巴尔称报告“摆出了特朗普行为和意图正反两方面的证据”,认为这些构成法律和事实上的“困难问题”,“没有断定总统犯了罪,也不能断定他没有犯罪”。巴尔认为,特别检察官调查期间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在国会人的压力下并征得白宫同意,巴尔于4月18日公布了长达448页的穆勒报告删减版,公众可以一窥报告绝大部分原貌。其中最重要的是关于特朗普妨碍司法的部分,穆勒称特朗普确实有种种削弱调查的行为,包括试图掌控调查并开除穆勒,但“美国宪法不允许对在任总统提出犯罪指控”,而根据美国的宪法制衡制度,“国会可以将妨碍司法适用于总统滥用职权的行径”。这实际上是穆勒采取了适度的政治超脱,“把皮球踢给了国会”。

  围绕“通俄门”调查的斗争,从一开始就高度政治化。两党在这个问题上针锋相对。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即政治立场决定了对调查的态度。借助调查打击特朗普,可追溯到希拉里竞选团队对特朗普进行的“对手调查”。受雇于希拉里团队和全国委员会的调查公司“菲申GPS”,委托英国前特工完成的调查报告“斯蒂尔卷宗”,罗织了多位特朗普团队成员与俄政府“串通”的“秘密情报”,直接给特朗普贴上俄政府“代理人”的标签。大选结束后,奥巴马政府的白宫发言人暗示特朗普“通俄”,这些都显著地推动了情报和司法部门的调查。

  在特朗普执政后持续推动调查,无疑想损害特朗普任职的合法性、恶化其执政环境,或至少影响其连任前景。部分议员、《纽约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还不断炒作弹劾问题,向特朗普施加心理和政治压力。2018年中期选举后,在穆勒报告尚未完成的情况下,控制的众议院多个委员会就扩大了对特朗普的调查,调查范围涉及特朗普集团财务、特朗普报税、特朗普授意科恩向艳星支付“封口费”等情况,政治动机路人皆知。

  共和党则力图为特朗普“挡子弹”,通过多种途径“干扰”调查。2018年中期选举前,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草草结束了调查,部分共和党议员还附和特朗普,攻击调查“是的政治迫害”,并要求为穆勒的调查设定时限。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多次批评关于弹劾的言论,为特朗普保驾护航。共和党议员清楚,尽管特朗普和共和党建制派有不少矛盾,但他是总统,是共和党总统,是共和党推进议程和继续执政不可或缺的政治力量。

  调查的高度政治化,自然顺延到两党对穆勒报告的不同态度上。两党从各自需要解读和利用报告。共和党和保守派媒体认为报告还了特朗普清白,美国人民应团结一致“向前看”。则认为巴尔“玩猫腻”,有意曲解报告内容,并作出有利于特朗普的解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抨击巴尔的政治动机,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纳德勒则要求穆勒到国会作证,“把事情说清楚”。

  到底何为真相?美国强大的情报机构和调查团队都“没有能力”解答这个问题,局外人更是雾里看花。不过,美国媒体的质疑也提供了另一个视角。《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文章称,既然特朗普没有和俄罗斯“串通”,为何其竞选团队多名成员频繁和俄罗斯人接触、寻求希拉里的“黑材料”?为何俄罗斯人对特朗普团队表现出如此浓厚的兴趣?为何特朗普几乎没有批评过俄总统普京?为何特朗普团队的干将们都在做伪证?特朗普在解雇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后公开承认此举与联邦调查局调查其竞选和俄罗斯勾结有关,到底什么是妨碍司法?

  包括穆勒的调查在内,“通俄门”调查持续了两年多时间,最大的影响是毒化了美国政治气氛,加剧了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也在一定程度上恶化了特朗普的执政环境。调查使特朗普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促使其为了巩固基本盘选民的支持,坚持兑现竞选承诺,维持其在移民、贸易政策上的极端立场。就对外政策而言,调查使得美国国内对俄罗斯的敌意持续加深,阻止了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的努力。

  穆勒的报告似乎为“通俄门”调查画上句号。对特朗普而言,这有助改善其执政环境。对极度自恋、风格强悍的特朗普而言,相关调查是“头顶的阴云”,是其最大的一块心病。穆勒没有起诉他,并把妨碍司法的问题交给国会,对特朗普而言至少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值得注意的是,自调查报告完成以来,和自由派媒体对“通俄门”的关注度已明显降温。高层实际上已经把精力集中在2020年美国大选上,桑德斯、沃伦等总统参选人也把注意力放在阐释自己的医保、移民、基建等政策主张上 ,弹劾议题已变得不合时宜。此外,穆勒报告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是否会造成影响还有待观察。特朗普的支持群体相对稳定,不会因调查结果改变政治倾向,而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同样如此。如果特朗普能进一步把自己塑造成党争的受害者,至少能够争取部分中间选民的支持,这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是有利的。随着2020年大选序幕的拉开,双方斗争的烈度将上升,而“通俄门”问题的软着陆,意味着两党还会开辟新的战场。

  张文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涉台事务研究中心副主任藏宝图欲钱猜一肖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 香港数码挂牌|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 www.664765.com| www.001578.com| 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 六合图库挂牌| 一品堂| 本港开奖直播现场| 黄大仙抽签| 六红道长| 正版铁算盘心水论坛|